海風土。 【海風土】福岡美食|博多車站旁的豐盛居酒屋 @ SOLO的玩樂指南 :: 痞客邦 ::

【海風土】福岡美食|博多車站旁的豐盛居酒屋 ┃ JapanWalker .TaipeiWalker.WalkerLand窩客島 JapanWalker日本遊記分享 ┃TaipeiWalker.JapanWalker.WalkerLand

海風土

我們在日本的旅行 包括所有其他我們住過的酒店 都是整潔美觀,注重細節。 但這家卻全然相反:破舊不堪又價格不菲。 這裏與其說是日式傳統旅館,不如說是廉價的滿是塑料的單身漢寢室更貼切。 這裏宣傳做得花里胡哨的,淡季價格還2600元一晚,因此我們期待體驗真正的日式浪漫之夜。 相反,我們得到的卻是一個旅遊陷阱,表面到處裝飾着廉價的塑料飾品 塑料和毛線貓? 棕櫚樹? 床根本就不是傳統的日式寢具,只是舊墊子鋪在地上。 注意到細節,這裏都沒有三星級酒店美觀;這裏怎麼也不值2600塊錢。 就這種質量,1300我都會覺得貴了。 我們的專用室外陽台和浴缸有種貌似漂白液和男性體液的混合味道 儘管男性體液的味道已經隨着山下工業垃圾處理廠6米深的山底飄來的腐爛牡蠣殼一起隨風飄散了,但酒店的位置就在牡蠣加工廠的停車場上—這根本就不是什麼海濱體驗—你得穿越建築設備、電纜線、垃圾堆還有加工廠才能到海邊。 我們也能走到島上,可以走去乘火車,從我們的客房看日昇日落,但這裏簡直就是遠離一切,真不情願拖着行李走上兩三千米或打計程車。 當然不會再來這入住。 哪怕是衛生一點的招待所都比這強。 切記松島大部分酒店都是50年代開發的,既便宜又臟,跟在日本其他地方旅行的感受截然不同,而且物價太高了,幾乎是京都的二倍。 Thank you for staying at Hotel Ubudo this timeSorry for not meeting your expectationsWe will reconsider improvement measures including room facilities in the futureMatsushima is also recovering from the Great East Japan Earthquake. If you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come to Japan, I would be grateful if you could stop by Matsushima againThank you for your valuable feedbackThank you for submitting your post. We look forward to your next visit 海景Ubudo從windows不是風景最好的鬆島,因爲你想過去有一些髒的松樹美麗的漁港 - 覆蓋的島嶼,但是這裏的房間很大和日本傳統而不顯得狹窄。 例如,他們有多種大小,形狀和顏色的傳統服裝(浴衣, samue)是在室內穿的,甚至我的丈夫和我有足夠大的規模。 我們得到了一個日式風格的房間裏有一個浴缸的陶器 - - 就像坐在一個巨大的茶杯 - - 如果你喜歡日式洗浴這值得額外的價格。 屋頂的公共浴池應該也很漂亮,但是我們在 - 房間浴室我們並不需要它。 包含兩個人的飯菜 - - 晚餐和早餐 - - 非常奢華,很漂亮,而且如果你喜歡日本的食物。 如果你不喜歡日本料理(所有),你可能想找一家酒店可以讓你點菜菜單。 底綫: 也許還有更好的酒店裏的憂傷 - 揩乾,有公共浴池也很漂亮,被擋住的視野和更少的島,但對於這個價格Ubudo給了我們很好的價值。

次の

【福岡美食】海鮮居酒屋海風土

海風土

專題介紹:四面環海的台灣,在長期陸域思維治理下,人們與海疏離陌生。 海人職事成為一種長年的海岸遊蕩、海上漂泊。 聽從風多變的指令,順應波濤的喜怒無常,偶也有叛逆,不言聽計從、起身對抗的剽悍。 而那便足以成為在兒孫友人間越傳說越發有味的故事,即便記憶隨歲月日漸泛黃陳舊,故事總還是故事,隨時在尋找聽眾。 至於上岸後隨即斤斤計較的現實,如同浪頭沖刷,生活的樣貌、底細,甚至人的本質,有的打磨得光滑圓潤,有的裸露崩塌。 夜以繼日的淘洗帶來也帶走一些,不論是沈積或侵蝕,都在尋求達到平衡。 岸上的種種,需要更多時間聆聽、理解。 海人職事與海洋的互動,是一段段未曾得到太多注目的故事,透過他們的雙眼和人生,深居城市的居民得以窺見環繞我們四周的這片深藍,願意往她的方向多前進幾步,瞭解生命不能、也未曾斷絕與海的連結。 本系列報導以田野紀錄方式,書寫四位海人職事的故事,深入報導海人生活與從事的漁法、捕撈的魚種,探討其所從事的工作,使用的漁法相較其他漁法是否永續,進而探討台灣漁業資源管理、海洋資源研究現況以及應該加強管理之處。 盼藉由每個海人的小歷史故事,逐漸拼湊出台灣近代的海洋漁業歷史。 透過海人職事的故事,我們試圖拼湊出台灣近代海洋史。 圖為將軍嶼八卦網抓魚。 攝影:潘佳修。 還是從吃開始吧 台南小吃:土魠魚羹 說起台南的美味小吃,肯定不會漏了土魠魚羹,一碗40到60元價格的美味湯品,配上三、四塊炸魚,令人垂涎三尺,一年四季都吃得到。 但是,來到凌晨開市的台南安平批發魚市場,一尾來自澎湖的新鮮土魠6~7公斤,一公斤少則400元,多則上千元,切成我們常見的輪狀魚片,一片差不多兩、三百元,再切成一小塊來炸土魠,成本可能就要50元,小吃店老闆會這麼大方嗎? 其實正港的澎湖土魠是冬季限定,因價格高、數量有限,要進入土魠魚羹小吃店的機率微乎其微。 價格成本考量下,幾乎不可能使用新鮮土魠。 在安平魚市場經營土魠專賣的陳澤信表示,澎湖來的土魠價格最好,因為品質最佳、最新鮮;但是土魠也有進口的,來自世界各地,也有分等級,等級差的,價格大概只有台灣產的四成左右。 那麼澎湖海域的土魠是怎麼來的、為何每年都在秋冬來到這裡呢? 切成片狀的土魠魚片,一片成本約兩三百元。 攝影:潘佳修。 澎湖:土魠漁業大本營 俗稱土魠的「康氏馬加鰆」,全球分布廣泛,除了台灣,印度至西太平洋也有。 台灣漁獲海域在新竹、澎湖及南部,估計漁獲量每年有1千公噸左右,其中又以澎湖最多。 每年秋天大概9月,土魠就會陸續從北邊海域迴游到澎湖,主要漁期在12月初到隔年3月。 此時土魠會近岸覓食後產卵。 澎湖海域因為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成為土魠近岸覓食索餌的區域。 「土魠吃飽了,才有辦法繁衍下一代。 」澎湖水試所研究人員冼宜樂表示。 5月水溫開始回升後,產完卵的土魠後便往北洄游。 土魠之名 跟漁法有關? 而每到過年,台南、澎湖人的餐桌都會有土魠上桌,互贈親朋好友大型氣派的土魠已成了當地人的習慣。 土魠名稱由來之一,據說是清朝水師提督施琅,1683年時,替清朝取下台灣;施琅很喜歡吃漁民上呈的一種鰆魚,老百姓就稱這種魚為「提督魚」,以台語發音,口耳相傳就成了「土魠魚」。 除此之外,土魠名稱由來,尚有其他說法則是跟捕捉漁法有關。 有人說,土魠更正確念法是「土禿」,因為被漁網纏住的土魠,表皮被網繩磨破、禿了,因而有土「禿」之名,這種漁法就是常見的捕捉土魠漁法:流刺網。 目前在澎湖,各種土魠作業的漁船約300艘,其中以流刺網最多,澎湖望安鄉的將軍嶼也有十幾艘。 將軍嶼民阿明穿上古代服裝,畢恭畢敬到永安宮點香、上茶,祈求豐收。 攝影:潘佳修。 刺網漁人葉水上 見證紅珊瑚漁業興衰 綁著鋼筋、打撈珊瑚用的石頭,在將軍的街頭巷尾不時可見。 一條主繩綁著兩個30公斤的石頭,有八條主繩;流水強的時候,一條主繩會綁三個石頭,增加捕獲率。 今年68歲的葉水上,國小畢業就跟著爸爸、叔叔們抓土魠,30幾歲也當過紅珊瑚採集員。 起先是每年夏天,在宜蘭南方澳、龜山島、基隆,300米深的海域採集,小潮時出海,七天後,等大潮時才回港。 後來近海的紅珊瑚少了,船家就開始跑遠洋。 從台灣過去,就要開個十幾天,抵達水深1千米,有紅珊瑚的地方;等到船裝滿了才會回航,一趟少則兩個月,多則半年。 跑過太平洋的中途島、香港西南。 「當年的收入比土魠還好!」葉水上說,「但是我們不是船長,家裡都不會有紅珊瑚,因為那是手腳不乾淨的人才會有啦。 」 「勝財發」號現任船長,葉水上的兒子葉生鵬。 攝影:潘佳修。 準備出發 海上黑夜抓土魠 夕陽下港口旁,船員阿明正在修補抓土魠的漁網,抓土魠是阿明秋冬的主業,可從10月抓到隔年3月。 以前用的是綠色漁網,後來發現灰色效果更好,就改成灰色的。 兩張網子加起來有兩海浬長,修補起來很費工,需要大家同心協力才能完成。 葉生鵬的船員,含船長共有五位,從34到60歲都有,30幾歲的阿明算年輕的。 葉生鵬選擇用當地人當船員,是現在很少見的做法;台灣藉漁工的薪水採分紅方式,扣除成本後,抓多少魚、分多少錢。 而現在大部分漁船聘僱外籍漁工是給付月薪,一聘兩年。 雖然請當地人分紅成本高,葉生鵬卻覺得,語言能溝通最重要。 準備好,傍晚就要出海了。 葉生鵬說今天風不大、風向不錯,雖已是土魠季尾聲,但有出海就可能有收入,不能不把握。 葉水上這天也跟著兒子一起出海。 「勝財發」上包含船長,有五位船員,葉生鵬選擇用當地人當船員,是現在少見的做法。 圖為出海前的理網。 攝影:潘佳修 抓土魠用的網子價格不斐,要價130萬元。 設計成大的網目(5. 6-5. 8吋),主要是因為越大的土魠價格越高,漁民當然希望抓到越大隻越好。 流刺網最大可抓到十幾公斤的土魠。 因為土魠是迴游性中表層魚類,所以網子設計為浮水型。 放水流的網子,等土魠魚游動時,魚身刺入網目中,就是所謂的「流刺網」。 流刺網抓到的土魠有個特色,就是魚身接近胸鰭附近會有勒痕,越新鮮勒痕越不明顯,是主要的辨識漁法特徵。 澎湖水試所研究人員冼宜樂說:「3公斤體型的土魠就具有生殖能力。 」也就是說這種抓土魠用的網目作業,讓比較小型且具有生殖力的土魠,有機會成為漏網之魚,在大海中繁衍下一代。 因此,在澎湖水域,使用流刺網捕捉土魠、混獲的情形,目前看來在永續利用上是尚可接受的。 但未來在研究資料更充足後,應該可以在網目、數量等做更好的管理。 抓土魠用的網子,價格不斐,要130萬元。 設計成大網目(5. 6-5. 8吋),修補起來也非常費工,需要眾人協力才能完成。 攝影:潘佳修 收網 會暈船的老船長 在船尾,手腳俐落的船員,分工合作,不到1小時,就把130萬的網子放到茫茫大海中了,船艙熄燈,靜靜等待土魠到來。 只見浮球上的紅色、綠色信號燈,一明一滅,現在只能靠燈號掌握漁網的位置。 滿天星斗的黑夜海上,船員們或坐或臥,有些在船艙、有些則是直接躺在走道睡覺,因為要等上兩、三小時。 此時,船上唯一不能睡覺的是船長,因為要顧著100多萬的網子,得一直開船巡視,深怕一個不注意,或是流速太快,網子流走。 「有一次網子流太快,追了10哩遠才找回來!」葉生鵬說,又或者是網子跟別人的網子重疊,甚至被中國的底拖網漁船拖破,「抓不到魚就算了,這個一『了錢』(賠錢)就是上百萬!」 滿天星斗的黑夜海上,要捕魚得等上兩、三小時,船員都在休息,只有船長葉生鵬不能睡。 攝影:潘佳修。 而捕獲量好不好,都要倚賴船長的多年經驗,看潮水、看流向、看海域,更多是靠運氣:有沒有抓到魚,得看老天臉色。 抓土魠,通常都在有浪時,土魠才容易中網,風平浪靜反而什麼都沒有,六、七級風,兩米高的浪是常有的事。 今年葉生鵬還曾跑到船程要七、八個小時外的南淺海域去抓土魠,兩天一夜的海上作業,對小船來說頗辛苦;因為十幾噸的小船,大部分船家考量安全因素,很少會冒險跑這麼遠的地方去抓魚。 黑夜中漂流了兩個小時,終於等到潮水轉向,可以起網了,葉生鵬一聲令下,大家跑到船頭,各就各位,有人負責起網、有人負責抓魚、有人負責整理浮球。 今晚的漁獲量如何呢? 捕獲量好不好,都要倚賴船長的多年經驗,漁船作業中。 攝影:潘佳修。 葉水上說,以前的流刺網是用麻繩編的,且是人力捲線,一晚頂多抓個十幾條土魠。 現在有電動捲網器,省力很多,但是一次出海還是需要五名船員,人手才夠。 「有時候一個晚上賣好幾十萬,有時候什麼都沒有!」一個秋冬的土魠魚季,出海100天,就有30天沒有抓到,一半以上的日子都是只抓到一、兩條土魠。 還好,今晚運氣還不錯,抓到七條土魠,凌晨1點時返回將軍港。 雖然不比過年前的好價錢,每公斤可以賣到5、600元,現在每公斤只能賣到330元,不過至少賺回油錢了。 「討海人就是這樣阿,沒有一定啦。 」葉水上說。 「很久沒出海了,會暈啦!」葉水上話說一半,跑去拿了瓶抗痛寧喝了起來。 沒想到,老船長是會暈船的體質,竟然也就這樣討海討了50多年。 土魠小百科 土魠屬鯖科、鰆屬 學名: Scomberomorus commerson 中文名:康氏馬加鰆 俗名:土魠 體長:最大體長240 cm 棲所生態:近海暖水性中上層魚類,主要棲息於淺的大陸棚區,有時會出現於岩岸陡坡或潟湖區,甚至河口域。 游泳敏捷,性凶猛,成小群游動。 主要捕食小型群游魚類和甲殼類。 地理分布:廣泛分布於印度-西太平洋,自非洲東岸、紅海,東至澳洲,北至韓國、日本。 台灣各地均有產,尤以東部及南部海域產量最多。 漁業利用:各沿岸國重要之食用魚,經濟價值高。 一般漁法以圍網、定置網、流刺網、一支釣為主。 全世界一年估計產量為55,000-75,000公噸。 台灣的捕獲量約1,000公噸。

次の

富久長 海風土 白麴純米酒

海風土

專題介紹:四面環海的台灣,在長期陸域思維治理下,人們與海疏離陌生。 海人職事成為一種長年的海岸遊蕩、海上漂泊。 聽從風多變的指令,順應波濤的喜怒無常,偶也有叛逆,不言聽計從、起身對抗的剽悍。 而那便足以成為在兒孫友人間越傳說越發有味的故事,即便記憶隨歲月日漸泛黃陳舊,故事總還是故事,隨時在尋找聽眾。 至於上岸後隨即斤斤計較的現實,如同浪頭沖刷,生活的樣貌、底細,甚至人的本質,有的打磨得光滑圓潤,有的裸露崩塌。 夜以繼日的淘洗帶來也帶走一些,不論是沈積或侵蝕,都在尋求達到平衡。 岸上的種種,需要更多時間聆聽、理解。 海人職事與海洋的互動,是一段段未曾得到太多注目的故事,透過他們的雙眼和人生,深居城市的居民得以窺見環繞我們四周的這片深藍,願意往她的方向多前進幾步,瞭解生命不能、也未曾斷絕與海的連結。 本系列報導以田野紀錄方式,書寫四位海人職事的故事,深入報導海人生活與從事的漁法、捕撈的魚種,探討其所從事的工作,使用的漁法相較其他漁法是否永續,進而探討台灣漁業資源管理、海洋資源研究現況以及應該加強管理之處。 盼藉由每個海人的小歷史故事,逐漸拼湊出台灣近代的海洋漁業歷史。 透過海人職事的故事,我們試圖拼湊出台灣近代海洋史。 圖為將軍嶼八卦網抓魚。 攝影:潘佳修。 還是從吃開始吧 台南小吃:土魠魚羹 說起台南的美味小吃,肯定不會漏了土魠魚羹,一碗40到60元價格的美味湯品,配上三、四塊炸魚,令人垂涎三尺,一年四季都吃得到。 但是,來到凌晨開市的台南安平批發魚市場,一尾來自澎湖的新鮮土魠6~7公斤,一公斤少則400元,多則上千元,切成我們常見的輪狀魚片,一片差不多兩、三百元,再切成一小塊來炸土魠,成本可能就要50元,小吃店老闆會這麼大方嗎? 其實正港的澎湖土魠是冬季限定,因價格高、數量有限,要進入土魠魚羹小吃店的機率微乎其微。 價格成本考量下,幾乎不可能使用新鮮土魠。 在安平魚市場經營土魠專賣的陳澤信表示,澎湖來的土魠價格最好,因為品質最佳、最新鮮;但是土魠也有進口的,來自世界各地,也有分等級,等級差的,價格大概只有台灣產的四成左右。 那麼澎湖海域的土魠是怎麼來的、為何每年都在秋冬來到這裡呢? 切成片狀的土魠魚片,一片成本約兩三百元。 攝影:潘佳修。 澎湖:土魠漁業大本營 俗稱土魠的「康氏馬加鰆」,全球分布廣泛,除了台灣,印度至西太平洋也有。 台灣漁獲海域在新竹、澎湖及南部,估計漁獲量每年有1千公噸左右,其中又以澎湖最多。 每年秋天大概9月,土魠就會陸續從北邊海域迴游到澎湖,主要漁期在12月初到隔年3月。 此時土魠會近岸覓食後產卵。 澎湖海域因為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成為土魠近岸覓食索餌的區域。 「土魠吃飽了,才有辦法繁衍下一代。 」澎湖水試所研究人員冼宜樂表示。 5月水溫開始回升後,產完卵的土魠後便往北洄游。 土魠之名 跟漁法有關? 而每到過年,台南、澎湖人的餐桌都會有土魠上桌,互贈親朋好友大型氣派的土魠已成了當地人的習慣。 土魠名稱由來之一,據說是清朝水師提督施琅,1683年時,替清朝取下台灣;施琅很喜歡吃漁民上呈的一種鰆魚,老百姓就稱這種魚為「提督魚」,以台語發音,口耳相傳就成了「土魠魚」。 除此之外,土魠名稱由來,尚有其他說法則是跟捕捉漁法有關。 有人說,土魠更正確念法是「土禿」,因為被漁網纏住的土魠,表皮被網繩磨破、禿了,因而有土「禿」之名,這種漁法就是常見的捕捉土魠漁法:流刺網。 目前在澎湖,各種土魠作業的漁船約300艘,其中以流刺網最多,澎湖望安鄉的將軍嶼也有十幾艘。 將軍嶼民阿明穿上古代服裝,畢恭畢敬到永安宮點香、上茶,祈求豐收。 攝影:潘佳修。 刺網漁人葉水上 見證紅珊瑚漁業興衰 綁著鋼筋、打撈珊瑚用的石頭,在將軍的街頭巷尾不時可見。 一條主繩綁著兩個30公斤的石頭,有八條主繩;流水強的時候,一條主繩會綁三個石頭,增加捕獲率。 今年68歲的葉水上,國小畢業就跟著爸爸、叔叔們抓土魠,30幾歲也當過紅珊瑚採集員。 起先是每年夏天,在宜蘭南方澳、龜山島、基隆,300米深的海域採集,小潮時出海,七天後,等大潮時才回港。 後來近海的紅珊瑚少了,船家就開始跑遠洋。 從台灣過去,就要開個十幾天,抵達水深1千米,有紅珊瑚的地方;等到船裝滿了才會回航,一趟少則兩個月,多則半年。 跑過太平洋的中途島、香港西南。 「當年的收入比土魠還好!」葉水上說,「但是我們不是船長,家裡都不會有紅珊瑚,因為那是手腳不乾淨的人才會有啦。 」 「勝財發」號現任船長,葉水上的兒子葉生鵬。 攝影:潘佳修。 準備出發 海上黑夜抓土魠 夕陽下港口旁,船員阿明正在修補抓土魠的漁網,抓土魠是阿明秋冬的主業,可從10月抓到隔年3月。 以前用的是綠色漁網,後來發現灰色效果更好,就改成灰色的。 兩張網子加起來有兩海浬長,修補起來很費工,需要大家同心協力才能完成。 葉生鵬的船員,含船長共有五位,從34到60歲都有,30幾歲的阿明算年輕的。 葉生鵬選擇用當地人當船員,是現在很少見的做法;台灣藉漁工的薪水採分紅方式,扣除成本後,抓多少魚、分多少錢。 而現在大部分漁船聘僱外籍漁工是給付月薪,一聘兩年。 雖然請當地人分紅成本高,葉生鵬卻覺得,語言能溝通最重要。 準備好,傍晚就要出海了。 葉生鵬說今天風不大、風向不錯,雖已是土魠季尾聲,但有出海就可能有收入,不能不把握。 葉水上這天也跟著兒子一起出海。 「勝財發」上包含船長,有五位船員,葉生鵬選擇用當地人當船員,是現在少見的做法。 圖為出海前的理網。 攝影:潘佳修 抓土魠用的網子價格不斐,要價130萬元。 設計成大的網目(5. 6-5. 8吋),主要是因為越大的土魠價格越高,漁民當然希望抓到越大隻越好。 流刺網最大可抓到十幾公斤的土魠。 因為土魠是迴游性中表層魚類,所以網子設計為浮水型。 放水流的網子,等土魠魚游動時,魚身刺入網目中,就是所謂的「流刺網」。 流刺網抓到的土魠有個特色,就是魚身接近胸鰭附近會有勒痕,越新鮮勒痕越不明顯,是主要的辨識漁法特徵。 澎湖水試所研究人員冼宜樂說:「3公斤體型的土魠就具有生殖能力。 」也就是說這種抓土魠用的網目作業,讓比較小型且具有生殖力的土魠,有機會成為漏網之魚,在大海中繁衍下一代。 因此,在澎湖水域,使用流刺網捕捉土魠、混獲的情形,目前看來在永續利用上是尚可接受的。 但未來在研究資料更充足後,應該可以在網目、數量等做更好的管理。 抓土魠用的網子,價格不斐,要130萬元。 設計成大網目(5. 6-5. 8吋),修補起來也非常費工,需要眾人協力才能完成。 攝影:潘佳修 收網 會暈船的老船長 在船尾,手腳俐落的船員,分工合作,不到1小時,就把130萬的網子放到茫茫大海中了,船艙熄燈,靜靜等待土魠到來。 只見浮球上的紅色、綠色信號燈,一明一滅,現在只能靠燈號掌握漁網的位置。 滿天星斗的黑夜海上,船員們或坐或臥,有些在船艙、有些則是直接躺在走道睡覺,因為要等上兩、三小時。 此時,船上唯一不能睡覺的是船長,因為要顧著100多萬的網子,得一直開船巡視,深怕一個不注意,或是流速太快,網子流走。 「有一次網子流太快,追了10哩遠才找回來!」葉生鵬說,又或者是網子跟別人的網子重疊,甚至被中國的底拖網漁船拖破,「抓不到魚就算了,這個一『了錢』(賠錢)就是上百萬!」 滿天星斗的黑夜海上,要捕魚得等上兩、三小時,船員都在休息,只有船長葉生鵬不能睡。 攝影:潘佳修。 而捕獲量好不好,都要倚賴船長的多年經驗,看潮水、看流向、看海域,更多是靠運氣:有沒有抓到魚,得看老天臉色。 抓土魠,通常都在有浪時,土魠才容易中網,風平浪靜反而什麼都沒有,六、七級風,兩米高的浪是常有的事。 今年葉生鵬還曾跑到船程要七、八個小時外的南淺海域去抓土魠,兩天一夜的海上作業,對小船來說頗辛苦;因為十幾噸的小船,大部分船家考量安全因素,很少會冒險跑這麼遠的地方去抓魚。 黑夜中漂流了兩個小時,終於等到潮水轉向,可以起網了,葉生鵬一聲令下,大家跑到船頭,各就各位,有人負責起網、有人負責抓魚、有人負責整理浮球。 今晚的漁獲量如何呢? 捕獲量好不好,都要倚賴船長的多年經驗,漁船作業中。 攝影:潘佳修。 葉水上說,以前的流刺網是用麻繩編的,且是人力捲線,一晚頂多抓個十幾條土魠。 現在有電動捲網器,省力很多,但是一次出海還是需要五名船員,人手才夠。 「有時候一個晚上賣好幾十萬,有時候什麼都沒有!」一個秋冬的土魠魚季,出海100天,就有30天沒有抓到,一半以上的日子都是只抓到一、兩條土魠。 還好,今晚運氣還不錯,抓到七條土魠,凌晨1點時返回將軍港。 雖然不比過年前的好價錢,每公斤可以賣到5、600元,現在每公斤只能賣到330元,不過至少賺回油錢了。 「討海人就是這樣阿,沒有一定啦。 」葉水上說。 「很久沒出海了,會暈啦!」葉水上話說一半,跑去拿了瓶抗痛寧喝了起來。 沒想到,老船長是會暈船的體質,竟然也就這樣討海討了50多年。 土魠小百科 土魠屬鯖科、鰆屬 學名: Scomberomorus commerson 中文名:康氏馬加鰆 俗名:土魠 體長:最大體長240 cm 棲所生態:近海暖水性中上層魚類,主要棲息於淺的大陸棚區,有時會出現於岩岸陡坡或潟湖區,甚至河口域。 游泳敏捷,性凶猛,成小群游動。 主要捕食小型群游魚類和甲殼類。 地理分布:廣泛分布於印度-西太平洋,自非洲東岸、紅海,東至澳洲,北至韓國、日本。 台灣各地均有產,尤以東部及南部海域產量最多。 漁業利用:各沿岸國重要之食用魚,經濟價值高。 一般漁法以圍網、定置網、流刺網、一支釣為主。 全世界一年估計產量為55,000-75,000公噸。 台灣的捕獲量約1,000公噸。

次の